<cite id="3x5bb"></cite>
<cite id="3x5bb"><del id="3x5bb"></del></cite><cite id="3x5bb"><span id="3x5bb"><th id="3x5bb"></th></span></cite><progress id="3x5bb"></progress>
<address id="3x5bb"></address>
<ins id="3x5bb"></ins>
<progress id="3x5bb"></progress>
十月

十月 (2018年04期)

類型:雙月刊  類別:文學小說
《十月》創刊于1978年,是文革后創刊的第一家大型文學期刊,以刊登中篇小說為主,兼顧其他文學體裁作品。《十月》創刊以來,...     展開
原價:¥15.00   促銷價:¥5.90
  • 促銷信息
  • 全年訂閱更優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錄
卷首語丨卷首語
文學最富有魅力的地方之一,是它的不確定性,因為生活本身就總處于變換遷移之中。 張翎的中篇小說新作《胭脂》,搭建了一個漫長宏闊的舞臺,祖孫三代人的情愛與生活,其實很輕易就會被摁進固有的框架。一幅高仿宮廷畫的誕生以及它曲折地失而復得,是小說的全...
劇本丨檀香刑
劇中主要人物 眉 娘——孫丙的女兒。女高音。 孫 丙——戲班班主,眉娘的親爹。戲曲男高音。 錢 丁——高密縣知縣,眉娘的干爹。男高音。 趙 甲——劊子手,眉娘的公爹。男中音。 小 甲——屠夫,趙甲的兒子,眉娘的丈夫。男高音。 小山子——叫花...
中篇小說丨胭脂
沒有哪個夜晚比一個發生火災的夜晚更加黑暗。沒有人比一個在吼叫的人群中奔跑的人更加孤單。 ——卡爾維諾《國王在聽》 上篇:窮畫家和闊小姐的故事 最初我看見的只是一抹粉紅,很小,很淡,像是清洗狼毫時不小心濺出來的一滴水。我想揪過一個袖角來搌那滴...
中篇小說丨我的兩個戰友
有一天,年輕女作家小夏有些忐忑地叫住我說:“陶老師,昨天下午,我在龍山公園遇到一個人,那人五十來歲,穿一身軍隊的迷彩服,眼神好像不大對勁,嘴里嘟嘟囔囔的,也不知說啥,后來他唱起軍歌,嗓門挺大。別人問他話,他也不搭理。我老覺得,那人像您一個老...
中篇小說丨退之的故事或者蜂巢
退之的故事或者蜂巢 只因有了那些不抱希望的人 希望才賜予了我們 ——瓦爾特·本雅明 老僧已死成新塔,壞壁無由見舊題。 ——蘇軾 事實上,這是“我”和“我”的故事。當今天的“我”,遇見未來的“我”。 在故事開始之前劇透主要情節,是小...
短篇小說丨別人的生活
天氣很好,春天來了,陽光明媚,是個好兆頭。像我這樣的樂觀主義者,每天起來都覺著是好日子。 今天也一樣。 我坐地鐵上班,到了單位,也不用進門,就直接開了我哥的現代領動去 接人。 我哥是開公司的。 開公司沒有什么了不起。 我哥真沒有什么了不起,...
短篇小說丨失憶之城
沒有人知道一個人的記憶究竟隱匿著何其深邃且難以預見的秘密和黑暗,也無人知曉的是,記憶中究竟有多少詮釋愛和善良的結晶和玄藏。 人生是一扇門,在心識的運轉下打開無限的通道,門后的“世界” 皆是實驗的場景,每一個人進入其中感受體會,究竟門后的哪一...
短篇小說丨朱三小姐的一生
一 每個人都在等待朱三小姐死去。她已老瘦成一把咔吧作響的骨架子,卻仿佛永遠不會死。 祥元里的孩子們,自打有了記憶,就識得她。那時,她頭發還是皂灰色的,夾了些許銀白,用篦子向后梳齊,在頸窩上盤個元寶髻,簪一朵塑料牡丹花。她身穿藏藍的陰丹士林旗...
短篇小說丨藍山農場1997
1 二月,雨水剛過。我們像往常一樣在教室里早自修,班主任胡老師進來了。胡老師三十多歲,她個子很高,一張方方的臉盤上長有一對不大的眼睛。她不大愛笑,整天陰著張臉——不過,那僅僅是在對著我們的時候。平常,我們坐在教室里能聽到從隔壁辦公室傳來的笑...
散文丨凹 村
什么東西在吃掉凹村 晚上,我從一場大夢里醒來。之所以是大夢,是因為我把凹村的天和地都夢完了。 這場大夢中,什么都在奔跑。地和天也在跑。地和天跑過的地方,一片死下去的黑,什么都看不見,什么都跟從來沒有過似的。 我坐起來。這場夢累壞了我。 在大...
散文丨貓頭山腳黃泥屋
一 我的外婆家在貓頭山腳,地處富陽縣新聯公社,從前這里的日子很慢很靜。清明前后,貓頭山上的映山紅開起來,布谷鳥一叫,山民抬起頭看,滿山像是點起了燈。 貓頭山腳有村,叫石墓村,村前有溪,叫坑西溪,村里有棵古老的桂花樹,長了八百六十多年,八月里...
思想者說丨偏移與鄉愁:安德洛瑪克的故事
1 安德洛瑪克我想起你 今年冬天賈非留在巴黎。 我們相約去看一場雅克·里維特(Jacques Rivette)的很長的老電影。1969年的黑白片《狂愛》(L’amour fou)。四個小時以后,重新走出巴黎大堂廣場地下的電影館,夜...
世界文學期刊概覽丨與鳥飛翔
一本好雜志是時代的引導者,辦雜志的人是雜志的靈魂,決定雜志的格調色彩和高度。鈴木三重吉和他所創辦的《赤鳥》,正是這樣的典型例子。 提起《蜘蛛之絲》,大家都知道是日本作家芥川龍之介的著名短篇;提起新美南吉,大家就會想到他的《小狐貍阿權》;但是...
科技工作者紀事丨“你好,請叫我徐銤”
那一定是他! 一個白頭發的老人,提著一只普通的藍色公文袋。站在隔壁房間的門口。一個陌生的男人大聲說:“錯了錯了,老人家。”白發老人略微愣怔了一下,旋即哈哈笑說:“那好,我去前面樓上看看。謝謝你啊!”我似乎感覺到了什么,轉身沖到門口,卻看到,...
詩歌丨我的眼淚就是我的膝蓋入門
垂柳的感激入門 擅長發側芽,令早春朦朧于 我們有時可以逃離 已變形的鐵屋,將天真 消化為天真的計謀。荷塘邊, 它們是安靜的伙伴,安靜到 時間也無法出賣它們的安靜。 不管你使多大的勁兒 將它們拽向你的好奇, 它們仍會彈回到風景的搖籃之中。 它...
詩歌丨加勒比
加勒比 誰乳房中的花朵 紛紛涌向秋天又在祖母的 灰發中消瘦 誰的建筑材料 完成著一座座無人加冕的教堂 誰的歌劇 波浪之書一本本打開又歸于劇終 誰的修道院 沿著墨西哥灣 一粒粒沙子在 天空下彌散 荒野終結處 大道坦蕩 垂暮之海閃著微芒 星星的...
詩歌丨我看見一塊石頭逆流而上
廢棄的橋墩 沒有什么是完滿的—— 殘缺世界里,完滿是一種疼痛 橋墩站在那里,河流是虛擬的 流水反復失真,帶走了碧波和蕩漾 寬闊越來越小 岸在流動,河水已遠 冰冷的鋼筋,水泥和沙子 緊緊抱在一起。人間悲情 目送流水,向死而生 廢棄,是它存在的...
詩歌丨無 想
修 樹 我喊老曾來修樹 老曾帶來了他的兒子 這是一棵有年頭的鵝掌楓 每年春天都把陽光刪去十行 河那邊也在修樹。那是一條小河 河邊的路卻叫濱江大道 那里修的是香樟 居民們對修剪枝葉很有意見 于是電視臺的人扛著攝像機來了 老曾很緊張,他不知道這...
詩歌丨靜秀太倉
鄭和的背影 唐 力 我站在你的身后 站在你當年的起錨地,我來得太晚 站在時間的身后,我看到620年前 你的背影,高大魁偉,聚散風云 但我看不到你的臉,你面向大海 你的眼眸里,一定包含著古老的海水 一定有海鳥,唳天而飛 一定有長鯨,氣吐云霓,...
相關雜志
訂閱全年
十月
自訂閱時開始,您將獲得一年內此刊在網站更新的全部期數,我們會在第一時間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訂購價格: ¥30.00

登錄龍源期刊網

溫馨提示:

1.點擊網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鈕可以為您的賬號充值

2.充值金額可以選擇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購買網站上的任意雜志或文章

還沒有龍源賬戶? 立即注冊

購買雜志

十月

雜志價格:¥5.90元

  • 微信掃碼支付
  • 當前余額:100.00

購買雜志

十月

雜志價格:¥5.90元

  • 微信掃碼支付
  • 當前余額:¥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線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常見問題
贵州快三开奖查询结果
<cite id="3x5bb"></cite>
<cite id="3x5bb"><del id="3x5bb"></del></cite><cite id="3x5bb"><span id="3x5bb"><th id="3x5bb"></th></span></cite><progress id="3x5bb"></progress>
<address id="3x5bb"></address>
<ins id="3x5bb"></ins>
<progress id="3x5bb"></progress>
<cite id="3x5bb"></cite>
<cite id="3x5bb"><del id="3x5bb"></del></cite><cite id="3x5bb"><span id="3x5bb"><th id="3x5bb"></th></span></cite><progress id="3x5bb"></progress>
<address id="3x5bb"></address>
<ins id="3x5bb"></ins>
<progress id="3x5bb"></prog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