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3x5bb"></cite>
<cite id="3x5bb"><del id="3x5bb"></del></cite><cite id="3x5bb"><span id="3x5bb"><th id="3x5bb"></th></span></cite><progress id="3x5bb"></progress>
<address id="3x5bb"></address>
<ins id="3x5bb"></ins>
<progress id="3x5bb"></progress>
十月

十月 (2018年05期)

类型:双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十月》创刊于1978年,是文革后创刊的第一家大型文学期刊,以刊登中篇小说为主,兼顾其他文学体裁作品。《十月》创刊以来,...     展开
原价:¥15.00   促销价:¥5.9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卷首语丨卷首语
当您拿到这期杂志的时候,《十月》已经陪伴几代读者走过了整整四十年。一九七八年八月《十月》问世,正值中国改革开放肇始之时。回想四十年前中国社会的风云激荡,这种时间的重叠应?#35980;?#20165;仅是巧合,而是饱含着激发与印證。?#28304;耍?#35874;冕先生曾在《一份刊物和一个...
特稿丨《十月》:改革开放四十年文学的缩影
1978年创刊的《十月》,到2018年整整走过了四十年。 《十月》这个刊名,鲜明地体现了那个时代的精神气质——它蕴含了一目了然又丰富无比的时代信息。在一个金色的季节,中国人民和中国文学一起告别了过去,迎接一个与这个季节一样辉煌的新时代。因此...
中篇小说丨婴之未孩
一 太过戏剧性的事,很难让人相信是真的。譬如,外卖小哥敲门,递进来的除了一盒比萨,还有一个婴儿。 甘田自己都能听出自己?#24425;?#20107;情经过时语调发虚,难怪那位年轻的警官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被寒风皴红了脸颊的外卖小哥,看上去诚实可信多了,他说婴儿当时就...
中篇小说丨鸟兽散
一 春天,尹千为自己操办了婚礼。她的父亲半年前上山打猎,怀抱一只獐子坠下了悬崖。她在梦中见过那只獐子,额头?#22411;?#38065;大小的一块白斑。她让人将死?#35828;?#29238;亲和獐子一同抬回家,剖开獐子的肚子,用其心脏献祭父亲。一个失败的猎人,终于得到了他梦寐以求的猎物...
短篇小说丨棚户区的毕尔
怎么说呢,往西去,那边原是一大片的庄稼地,越过庄稼地,却又是煤矿的地盘。煤矿的地盘上原是一大片零乱无际的小平房,都是那些从河北河南四川云南一带过来挖煤的工人们自己盖的,是因地制宜,是没有规划,是五花八门,是不管它好看不好看,只要能遮风避雨就...
短篇小说丨禁指
宫 隔着道地望进去,堂前有些晦暗。近檐处,一个瘦颀的老头正身伏在几上。?#23545;?#30340;能看见他的手上下移动着,好像在净心一?#35828;?#25320;着算盘珠。 介绍人朝我做手势,俩人就噤声立在石门槛外。 搁在几上的是一块长条的板,乌漆墨黑,又肉?#33080;?#27867;着光亮。声音就是?#24433;?..
短篇小说丨?#21830;?#36712;
1 潘金程在晚上九点多接到的电话,是贾姗姗打来的。 当时,他正光着膀子在单位附近的?#32321;?#21507;烧烤,和几个哥们喝得酒兴正浓。贾姗姗说,我被拘留了,河东车站派出所,你来保我。 潘金程骂了句,妈的! 贾姗姗又说,拿五千块钱来。 潘金程气急败坏地把手机...
短篇小说丨七日之约
一场连续数日的蒙?#19978;?#38632;之后,以夏之名残存的短暂溽热消失殆尽。他如释重负地?#29992;?#20081;如麻的工作混沌中抽出身来,又开始筹划好几次万事俱备又同样次数无疾而终的远地旅?#23567;?#37027;个女人在电话里冷冰冰的报丧打乱了这一?#23567;?#29141;子死了。她接着说,是从楼上掉下去的。片...
小说新?#19978;?#20008;突然响起一阵火山灰
“你需要行割禮。”司马玲背过他说。 “绣湖西路上就有一个教堂。”最近一次体检,老中医握住他的?#26263;?#25545;捏?#23395;茫?#26494;手时特别叮嘱他注意个人卫生,密封严实的体检报告两周后寄达:鼻中隔偏曲、载脂蛋白偏高、?#25343;?#34746;旋?#21496;?#38451;性、颈椎生理曲度变直、包皮过长。“...
小说新?#19978;?#20008;乌?#36824;?#21378;
鞋厂就像二战时候德国的死亡工厂了。 金积喜右?#20540;?#36827;鞋肚,右手掌代替右脚掌,从操作台这头走到那头,换手,换鞋,走回来,一双牛皮鞋就抽检合格了。金积?#37096;?#35265;郑光只用左?#24535;汀?#36208;”完了一左一右两只鞋,于是告诉美芬,二战时候德军集中营里有成千上万的人被...
小说新?#19978;?#20008;隐喻解说者说
这个夏天?#40092;读?#35768;多人也告别了许多人,散席也是散?#20998;?#21518;,都难免有一种落寞惘然,?#36335;?#28779;焰还在,只是覆了一层灰,暖意闷在心里,是黄昏夕照,也是梅雨之夕。于是又求助于文?#37073;?#20511;着这篇创作谈塞一点私货。落?#25163;?#38469;也是落成之时,剔除想剔除的,封存该封存的,...
小说新?#19978;?#20008;因犹疑与困惘而写
两篇小说,花开两朵,显现了小说家徐衎的两幅手眼和两种好。一边是凡起笔作文者大抵难以遏制的冲动,塑造一个融会自我、他?#35828;?#32463;验并加以虚构的“我?#20445;?#22312;故事中倾注个?#35828;那?#24863;与寄托;另外一边,是以观察者的姿态?#24425;?#20182;?#35828;模?#25925;事。 我是在鲁迅文学院见到徐...
散文丨邮局
这就是西贡?#21360;?#27985;?#21069;?#33039;的河水沉重地涌动。这样一条河正该在经济腾飞的大城穿过,冒着浓烟的工厂、热气蒸腾的排污口。他回想了一下,在那部电影里,这条河似乎也不是清澈的河,是黄色的、?#29992;?#30340;,汇聚着?#21364;?#30340;暴雨和情欲。但至少有一种风景,玛格丽特...
散文丨李庄行
一 梅贻琦,梁思成,?#21482;找潁?#20613;斯年,李济,金岳霖,董作宾,童第周,唐哲,石璋如,陶孟和,梁?#21152;潰?#21556;定良,李方桂,莫宗江,国立中央研究所史语所、社会科学研究所、体质人类学研究所筹备处,国立中央博物院筹备处,国立?#26412;?#22823;学文科研究所办事处,国立同...
散文丨旧日的静定
到宜宾当日很折腾,飞机晚点,接我的师傅看起来是个硬汉。他就一个人,面无表情,举着牌子。我说你接的人是我。他就转头去开车了。直到开了半程,他突然递给我一瓶水,然后开始听许茹芸。公路上都是树,听说四川就都是树,以及连绵的、明灭的远山。还?#35874;?#25481;的...
散文丨烟雨李庄
在李庄的时候,李庄正处于烟雨之?#23567;?#26469;到这里之前,总觉得这个名?#37073;?#21482;是一个村名,那里有最普通的中国农民和祠堂,可也正是它,?#20197;凇?#26446;庄”之前,冠上“中国”二字。?#38381;?#22235;个字贴合一起,便莫名有了?#25345;?#21402;重甚至悲壮?#23567;?#24403;我们在烟雨之中去感受李庄与抗战...
散文丨“女纤夫”?#21482;找?/a>
上个月,我第一次到了宜宾李庄。在此之前,我对李庄知之甚少,到过了才知道。抗战期间,李庄人发出邀请电文:“同大迁川,李庄欢迎;一?#34892;?#35201;,地方供给?#20445;?#20013;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社会科学研究所、体质人类学研究所)、中央博物院(筹备处)、中国营造...
散文丨时代总是在消磨:在李庄
来到一座三天都浸在雨中的江城。一个以风味小面被全国熟知的地方。 我所住的客栈正在装修,和整个古城一起被修葺——为迎接更多未来的黄金周游客——墙壁四周?#21363;?#30528;脚手架,房顶很高,总有三米以上,临水的?#40092;?#31383;非常特别,最顶上是玻璃的百叶窗,研究了半天...
思想者说丨生生之门
梦里有杀戮和偈语,砒霜和蜜糖,都在神的手上。生与不生,都是命。 ——题记 1 一道门,隔着帘子。无风的盛夏,帘子哗啦过来,哗啦过去,人进一趟,出一趟。呻吟,痛苦的呻吟,从昨天下午太阳落山时开始,就一直没?#22411;?#36807;。家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奇怪,说是二...
科技工作者纪事丨他像高铁一样奔跑……
引子:一位伟?#35828;?#22809;愿 1978年10月26日,世界上第一条高铁——日本新干線迎来了一位特殊的旅客: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74岁的邓小平同志。 作为应日本政府邀请前来进行访问的中国领导人,尽管为期8天的访问日程排得很满,但他还是特...
诗歌丨半?#20301;米?#24577;
一潭深涧 在?#30422;?#30340;山中走完小径 一潭深涧被枝叶?#33633;?光线落到水面上 清澈的夏天?几根水草 撩动绿荫?让潜在的晴朗 釉色变深 鸟像松弛的雨点轻柔地到来 闲暇远离了?#22791;?#30340;事情 同样憩息的蝌蚪 椭?#27531;?#24433;子 融化波纹 使寂静 变成了一种涟漪的游戏 ...
诗歌丨从庸常中升起的
匍匐之诗 我也曾用鳃叶和脊鳍生活 当脱掉鳞片和黏液,爬上陆地 山?#21491;?#32463;冷却。 直立期是漫长的,我就这样 脱离了虫类的、鸟类的、鱼类的 和兽类的朋?#36873;??#20004;瘢?#25105;无法确定 那是否是一次合适的选择。 现在我讨厌自己,或者说 我厌恶我的同类。 他们...
诗歌丨被闪电照亮
天命之诗 五十年后,他终于做到了 放走吸饱他血的蚊子 不让自己的手沾满自己的污血 五十年后,他终于适应与鼠为邻 那些垃圾成为它的美餐 也是一种好归宿 他不再拨掉一根杂草 也并非期许一朵野花相报 他会记起给养育的小石头浇水 尊重这些生长缓慢的...
诗歌丨诗二首
止 止住风止不住漂泊 止住声止不住沉默 止住镜子 止不住时间 亲爱的, 这世界很小 空与空只隔着 六把椅子 六?#30424;?#32440; 一场虚构的葬礼 床的疼痛再一次惊扰 陌生的冷,弯曲 渐渐长出 月光的獠牙 鬼魂漂浮于窗外 低端游走于瓦砾 整个黑暗攒足了力...
诗歌丨余生纪念碑
翠 鸟 每天他对着镜子问 ?#35980;?#35813;去见翠鸟 空气瘦得像一小块灰指甲 ?#20146;?#31881;嫩的羽毛 而翻毛皮靴里 无嘴的?#39029;?#19968;日日往里钻 ?#36335;?#36319;旧情人重逢 眷恋着下坠 需要一?#25442;?#29942; 至少得有一座坟墓 在晩点的飞机带来暴雪时 刺绣土地 消失的物不见了 但关系依...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十月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30.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25105;?#26434;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十月

杂志价格:¥5.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十月

杂志价格:¥5.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22836;?/strong>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
贵州快三开奖查询结果
<cite id="3x5bb"></cite>
<cite id="3x5bb"><del id="3x5bb"></del></cite><cite id="3x5bb"><span id="3x5bb"><th id="3x5bb"></th></span></cite><progress id="3x5bb"></progress>
<address id="3x5bb"></address>
<ins id="3x5bb"></ins>
<progress id="3x5bb"></progress>
<cite id="3x5bb"></cite>
<cite id="3x5bb"><del id="3x5bb"></del></cite><cite id="3x5bb"><span id="3x5bb"><th id="3x5bb"></th></span></cite><progress id="3x5bb"></progress>
<address id="3x5bb"></address>
<ins id="3x5bb"></ins>
<progress id="3x5bb"></progress>